建造师挂靠价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回复: 0

时光剪影

[复制链接]

5342

主题

534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102
发表于 2019-6-18 16: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光剪影
  

  时光剪影

  ——缘水馨

  

  

    

    

  时光剪影

  (童年)

  记忆中我经常挨打,而且我妈打人的方式从来没变过。

  那时候电视上的一句台词,“人在做,天在看。”被我那不识字却很精明的妈改成,“你在做,我在看!” 不过说也奇怪,每次我做坏事,总被我妈抓到辫子。不管是我把家里用来捞饭的勺子拿去抓蝌蚪,还是把隔壁哥哥王染从学校里偷来的各笔在墙上乱涂乱抹,总能叫我妈知道。那时候真怀疑我妈是电视上长满眼睛的妖怪。

  后来我上学后,学了一个词叫“自然而然”,我那会儿用这个词造句:东窗事发后,我妈就自然而然地拎着我的耳朵,回家后自然而然就是一顿竹笋炒肉——竹笋当然就是竹鞭,而所谓的肉就是我的屁股了。

  虽然如此,但是我觉得我的童年还是相当的开心的。

  隔壁大我一岁的哥哥王染是我最主要的玩伴,他叫我“麻烦精”,我叫他“小气鬼”。现在想想他给我取的绰号倒也合理,我制造的麻烦向来不少,而我给他取的那个绰号却是因为我一直觊觎他宝贝似的电动车,可他就是不给我。

  但我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我可以用泥巴和成各种各样的车子、各种姿态的人,然后把它们拼在一起。而他整出来的车子就一个方块,就像一豆腐,而所谓的人我真的看不出是什么了。

  但还有一样是我无法转移注意力的,那就是食物!那时候我的嘴特馋,我变着法子弄吃了。王染表情错愕地看着我刚吃完饭就吃山上摘来野草莓,吃完草莓又吃田里弄来的田螺,或者吃完桑葚就吃地里摘来的地瓜,反正用王染的话说,“我就是一只兔子,成天嘴巴没停歇过!”末了,他还不忘记加上,“白素馨,就你这样子,以后看谁敢娶你!”我狠狠地掐着他的胳膊,嘴上还要执拗地说,“没人要最好,我就一辈子自由!”他就是一脸的无奈,可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言不由衷的人,他嘴上这样子劝我,但事实上也参与了我的绝对计划。

  我们偷偷跟在村里猎户苏伯伯背后,看着他在山上安在捕鸟兽的机关,第二天早早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地到那个山头把苏伯伯的成果占为己有,当然了还是不敢太猖狂的,最多也就是隔三五天弄吃兔子或者是鹧鸪来解解馋。有一次,王染盯了我半天,说,“电视上的善良女孩会把受伤的兔子放回去,你要是出现在剧中,肯定就是一反面人物!”八岁的我咬着自己无师自通就能烤出来的香喷喷兔肉,说,“我才不在乎呢?电视是骗人的,你个傻B!”

  但是到后来,我们觉得这样子还是有点儿对不起苏伯伯的,他就靠捕猎为生,而我们这样子无疑就是放他的血,然而那烤兔肉太香了。权衡再三,我们决定盗用他的技术,自己捕猎。

  其实捕获小动物的技术还是很简单的,细小的毛竹末端一头系着带有韧性黑色的线,在线的末端系一个手铐一样的圆圈,然后把线绕在架有薄竹蔑的小型弯弓上,另一端插在鸟兽经常走过的小道上——这种小道一般都有鸟兽留下的痕迹,偶尔还可以发现它们留下的细毛。而当鸟兽的脚踩到那机关上,它就会被吊起来,而且是越折腾绑得越紧。

  但我们还没有开始我的计划时就被我妈发现了。

  这当然得怪我考虑不周,居然在家附近做实验。这不是最主要白癜风治疗小偏方的,主要的是我家的鸡向来是放养的,鸡在家里吃完饭后就到野地去觅食了,而等到吃饭时间,我妈才学着鸡叫,“咯咯”地召唤它们回来吃饭,但那次我妈怎么数就是少了一只,而我也没想到它会踩到我们设的机关上,被绑在毛竹上折腾。等到我妈发现时,连鸡带毛竹一起拎回来时,我才知道我闯了大祸。

  那次我妈照例揍了我一顿,再后来我就跟那只鸡一样被我妈拎进了学校……

    

  (小学)

  我对学校有一种未曾有过的恐惧感。

  且不说那些拗口的音节,难记的笔画,单是坐在那教室好几个小时就叫我害怕。还有就是我的第一个老北京中科白癜风“平安医院”师他有鹰一般的眼睛——北京中科白瘕风刘云涛犀利,有猫一般的脚——走路无声,更有老虎一般的“凶残”——他体罚学生各式各样,可以和古时候的刑罚相抗衡,他的威名远播。

  因为我不学习,或者是说学不好,或是违反了上课的纪律,他就用教鞭打得我的手掌发红,然后一通电话,我妈就在家里打得我的屁股发红。而我的第一次单元考很争气地为家里添了一个鸡蛋,我老师也很配合地在教室后面用白色的粉笔灰画了一个鸡蛋,叫我站里面,“叫你上课睡觉!以后你就站着上课吧!”

  此后我在教室的后面站了一个月,时间我能记得这么清楚,完全是无意的,因为站在那里太无聊了,我背着手拿一小截粉笔在后黑板涂抹,就像原始社会的结绳记事一样,我记下了三十个短短的“1”字。不管怎样,接下去的单元考,我在鸡蛋面前加了一个“9”字,很不幸的是这加深了我老师体罚学生的认可度。其实老师不知道我成绩的提升还要归功于王染,虽然他口口声声说,“白素馨,大白痴!”但还是手把手的教我写着那些曲曲折折的拼音,方方正正的汉字。但他常常又显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得我特不爽,所以当着他的面我也很不厚道地叫着“王染,小王八!”

  这样我就在老师的威严压迫下和王染的监督下我开始了我的苦难生活。

  老师很照顾我,他把我调到了他眼皮下的第一桌,彻彻底底的把我当成了“重点培育对象”。我还是很认真地学习了一阶段。我对自己较为满意的就是我这人还是比较聪明的,我很快掌握了那些拗口的音节,难懂的笔画,并且能够举一反三。而数学更是小case了。我的成绩就很自然的一路飙升了,而老师给我的那张紧绷着的脸也渐渐展开了。

  但我这人就是有一个毛病怎么着都改不过来,这不能怪我,我的三魂六魄喜欢在三界之间到处游荡,而我这人比较民主,绝对不会压迫它们。但我老师那犀利的眼睛绝对不容许他的眼皮下有灵魂脱离肉体事件的发生。他的粉笔头常常出其不意地砸到我的头上,或者用食指和中指屈居着像个石子一样的往我脑袋瓜砸,这样子我那正在游荡的三魂六魄就被生拉硬扯回来了。

  这种生活让我痛苦了很久,我开始觉得学校乐趣的时候也就是我在学校里交了一群死党的时间。

  就算是下课十分钟,我们也从不错过。玩的方式有很多,和女孩子可以玩跳皮筋、扔沙包、捉迷藏……男孩子玩得比较惊险,比如爬树、跳墙、整人……其实女孩子很少和男孩子一起玩的,至于是什么原因我就不懂了,反正历来是这样的,但我更喜欢和男孩子玩,他们的游戏比较有挑战性。我的那些男性死党很喜欢整人,我第一次参与整人的对象居然是班长——副县长的女儿,许是得到了她父亲的真谛,她说话的语气跟演讲似的,本来这也不碍着大伙什么,问题是她常常用管腔命令你做这做那的,比如扫地、擦黑板……

  我拿着装有死党抓来的绿色毛毛虫的盒子,装作很亲热又很神秘的样子,“班长,我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她很开心,打开后容颜大变,”啊!”的一声,我们听到了鬼哭狼嚎的惨叫!

  那声音传到了我老师的耳里,我又闯祸了,老师罚我写检讨。写完检讨还要道歉,我一一做了。小班长没有为难我,我们相安无事的相处了三年,三年里我也彻底变成了一个乖学生了:成绩响当当,做人有礼貌!

  (初中)

  我如所有人的愿考了个全校第二名,一到新学校,我就被数学老师盯上了,他对我妈说,“你女儿很聪明吧,数学考了个满分,我们打算叫她周末参加数学奥赛培训,您有意见吗?”我还没等我妈开口,我就抢过话头说,“老师,您别看我成绩,那是凑巧!我数学实在不行!”我本来的意思是你就别抢我的周末时间了!可没想到我的老师以为我很谦虚,对着我妈说,“真不容易,现在的学生能有这么谦虚的!谦虚的人必定很好学,这孩子真有教养!”我妈被哄得不知道南北,“那就按老师的意见吧!老师就多费心了!”我听了觉得自己是被困的光绪帝,嘀咕着,“是要我多费力吧?”连周末时间都被剥夺了,我欲哭无泪!

  初中生活很大一部分是小学生活的复制,但多少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我又交了新朋友,但我只和女孩子玩了。和男孩子玩,会被说三道四的,所以潜意识的我渐渐远离了我的那群男性死党,他们也很知趣的不来找我玩了。但夜深人静时,我常常想起他们,但我们都是世俗的人,我们抵不过流言蜚语的攻击,所以都找个山洞躲起来。

  而我们又都是社会的人,都需要交际。

  我开始和那些安静的女孩子交上朋友,她们当然不及我以前那些死党点子那么多,但她们又各有各的特色。后来我和一个叫苏小霞的文静女孩子被戏称成了,“连体婴儿”,她绝对是人们眼中的淑女,举手投足都让怀疑她有受过专门的礼仪培训。有一阶段她是我的同桌,她看不得我的桌子乱得跟垃圾场似的,那些试卷都是她帮我归类整理的,不过不管是多么文静的女孩子,碰到志同道合的人照样聊得不亦乐乎!很多时候,我们在纸上传递信息,但还是被老师发现了,老师很不客气地把我们分开了。

  就这样我们大部分时间就在教室里度过,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白字一点点地耗着了我的时间,初一初二的时候并不认为自己该紧张什么,课堂上的知识很枯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从外面租了一些青春小说在班里流传。我也看过一些,男生租的是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女生看的多半是琼瑶的言情小说。当然了,老师向来反对这些,就像警察向来反对贩一样,要是被抓到了,首先销毁的是那本书,然后供出同党,再来就是检讨!

  不过大家的手段都很高明,夹在书里看,放在抽屉看,胆大的就直接放在桌面看,反正被抓到的挺少的。

  到了初三后那些书就像有了脚一样,自己藏起来了。气氛被老师弄得很紧张,我也从家里搬到了学校。不过学校真的不比家里,食堂的食物真的是一个字“烂!”两个字“真烂”!我真的相信我闭着眼睛煮出来的东西都比她们煮的好吃。这还不算,忍忍就过去了。可住宿的却是集体宿舍,一间宿舍有24人,很拥挤,这也可以忍,让我忍无可忍的是这么间宿舍居然没有一间卫生间。“减重!”要跑到教学楼那边去,晚上就麻烦了,教学楼的旁边是一个废弃的亭子,传说那里曾有一个绝望的女学生在那上吊,冤魂聚在那里,有人半夜三更听到她的哭声,每次听到这种传说总叫我毛骨悚然!

  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居然能在那里生活了整整一年。那年的夏天的纪念册里我写下了我最真实的想法,“酸甜苦辣都尝过了,希望大家苦尽甘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哪里凉快  

GMT+8, 2019-7-24 12:41 , Processed in 0.42356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