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师挂靠价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回复: 0

少年往事

[复制链接]

5302

主题

530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984
发表于 2019-6-18 19: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少年往事
  谁不曾年轻过?

  谁不曾对着一团烛火惘过?

  谁不曾在那些清明透亮的早晨守望过?

  都过去了——那些年轻的岁月。所以,原谅自己吧。

  

  

  少年往事

  

  

  

  

    

    

    1986年,我上初三,正是从懵懂无知向混沌初开过渡却又被学业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一天晚自习,我和同桌蔻子忙里偷闲聊得正起劲,一直侧着身子坐的蔻子突然冲我后面的江安叫道:“哎,看够了没有啊?!”我吓了一跳,回头看江安,那个黑黑的小男生瞬间红了脸低下头去。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再回头,蔻子夸张地捂着嘴笑。接下来的一节课,蔻子告诉我一个秘密:江安喜欢我。

    这对我来说真不是个好消息,尽管被人喜欢的感觉是好的,可那得看被谁喜欢。江安个子不高,黑黑的皮肤,浓眉,大眼,但是看上去就是不帅。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我在偷偷地喜欢着一个高一的高高大大男生苑文。

    认识苑文是在学校广播站,我们都是播音员。实际上当初报名进那里也是因为苑文。他有副动听的声音,我无可救地爱上了他的声音。等到站长那天把我带进播音室,指着一个英俊的苑文说:“这是李苑文,苑文,这是叶昭昭。”他眯起英俊细长的眼睛看了看我,琥珀色的瞳人闪着傲人的光彩,微笑着对我说:“你好,请坐。”那一刻,我真觉得自己陷进去了。

    跟苑文在一起是快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年度人物乐的,是让我心动的。每天中午我们一起播音,读一些从我们爱看的报刊杂志上找来的美文,忧郁的,或是活泼的,他的好听的男中音和我的悦耳的嗓音混在一起,拌着透过扩音器的碰撞发出的金属声还有我的心跳声传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放音乐的间隙,苑文会跟我讲一些他们班上的事情,他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清楚。并且我在一次谈话中注意到,他将要选文科,未来的志向是当个记者,那么我的志愿也要随他改变。初三下学期我简直是拼了命地学习,我的理想是考进本校的高中,高二时选文科,苑文上大学时我可以向他表白,然后我也会努力进入他的大学,将来我会作一个编辑,这样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了。

    但是我没想到一直被我忽略的江安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手拿当时刚刚兴起的玫瑰在一次晚自习下课后走到我的桌前。“你这是干什么?”我吓了一跳。“我喜欢你。”江安说,把玫瑰递到我面前。“你,你,不要这样,”我结巴了,“我们现在主要任务是学习……”“我知道。”江安打断我,黑黑的眼睛盯着我,“可是我已经喜欢你一年了。”教室剩下的人都聚焦在我身上,我没法再呆了,拎起书包,我逃了出去。

    第二天早晨,我目不斜视地走进教室,感觉到江安烁烁的目光。我故作镇定地掏出昨晚连夜炮制的回绝书掷到江安的桌上,转过身埋头就看书。蔻子凑过来悄悄问我:“你没事吧?”“我能有什么?”我笑着,却侧耳细听后面的动静。不一会儿,后面“哗啦”一声,紧接着是板凳腿撞了桌子,我一抬头,江安已经一阵风似地跑出去了。“江安跑了!”蔻子用胳膊捣捣我,“不会出事吧?”向来无忧的她看上去很担心,我也慌了神,可是转念一想,一个大男生又能怎样?

    上午第二节课间时,江安回来了,他低着头,眼睛红红,很难过的样子,经过我的时候他特意绕了过去。我心里动了动,可是我不说一句话。江安把自己的桌子搬到了大后面,他的弟兄们围着他忿忿不平,我不管,我铁了心,我不能让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毁了我的人生计划。

    自此江安没再来找我,倒是在我的抽屉里留下了一枝玫瑰,我有时看着那日渐枯萎的玫瑰想,要是苑文送我的多好啊,可是再一看见江安伤心的眼神,我觉得自己好象欠了他什么。我依然每天播音,和苑文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想,播音,学习充塞了我初中最后的日子,我陶醉在自我编织的小世界里。

    中考后,我考上了本校的高中。开学那天我和蔻子踏进教室,蔻子拽了拽我的袖子:“江安也在。”我惊讶地望去,江安坐在教室最后的角落里,黑黑大大的眼睛忧伤地望着我。

    但是江安喜欢我这件事又传遍了整个高中年级。我为此很气愤,蔻子却说:“算了吧,昭昭,被人喜欢难道不幸福吗?况且江安这段时间可没来找你啊,”她顿了顿,“我听说,江安每天晚上都要到小树林里哭一会,而且他还抽烟酗酒呢。”“是因为我吗?”我吃惊地问。“你说呢?”蔻子注视着我,“昭昭,你可真是美啊,难怪,江安会那么喜欢你,可是,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你的。”我的心头划过刹那间的愧疚,可是我想蔻子说得对,这不是我的错。

    苑文上了高二,也就是说他要离开广播站了。那天他最后一次读完自己的散文,放一段音乐,开始收拾书本,我看着他忙碌着,想着今后将再不能和他的声音相伴在一起,心里有一点微微的痛楚。我飞快地写了张约他当晚在小树林见面的纸条,并飞快地放在他的笔记本里。

    当晚,下了第二节课后我忐忑不安地走进小树林——苑文在那里!我惊喜地迈开步子到他身边,苑文微笑着俯视着我说:“昭昭,有事吗?”“我……我会努力考上你上的那所大学的,而且,我会当个保健,你做记者……”我语无伦次地说着,苑文打断我:“昭昭,你在说什么啊?”他英俊的眼睛闪过一丝迷惑。“啊?你,你不喜欢我?”我急了,竟然问出这样的话。“你在说什么啊?”他笑了,“昭昭,你那么小,现在应该学习才对,而且……你那么美丽聪慧,你应该努力才对……”我的脑袋轰的大了。“我现在很忙,学习非常忙,”他补充说,“昭昭,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回去了好吗?”我胡乱地点着头,看着他走开,自己迷迷糊糊地回到了教室。

    “昭昭,你怎么了?”蔻子一见我就叫了起来,“脸色这么难看!”我无力地摇着头,趴到桌子上,眼泪流下来了。蔻子晃着我:“昭昭,你这是怎么了呀?”我不说话,眼泪越发流得凶。泪眼朦胧中,一个身影跑了出去,是江安。

    我就那么趴了两节课,我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苑文不喜欢我,那我的以后该怎么办?

    放学了,蔻子推了推我,附到我耳边说:“昭昭,江安要你到场去一下。”我诧异地看她,她点点头:“真的,他有事找你。”

    我一步一步地走到黑夜的场上,江安从黑影里走出来,注视着我说:“昭昭,我去找了他了。”“谁?”“你知道的。”“你找他干什么?——你看见我们在小树林了?”他点了一下头,“我去找了他,要他回来跟你道歉,可是,看见他和一个女生在黑暗里抱在一起……”“你不要说了!”我尖叫了起来。“昭昭,对不起。”他慌了,“我,我不是要伤害你,我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不值得你……”“不要这么说。”我扭过头去,“他有他的喜欢别人的自由。”我的眼泪又流下来了。“昭昭,你,你别哭,”他结结巴巴地,“我是想说,我是想说,我一直在等你啊,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让你开心,让你幸福。”我转过脸来看这曾经黑黑小小如今却长成大个子的男孩,他的眼神专著而忧伤,那样年轻的脸在月光下泛着光泽。“对不起,”我低下头,“我不可能喜欢你的……我早就跟你说过,对不起,这是不能勉强的……让你难过我也很难过,可是,我没有别的办法北京治疗白癜风最好权威医院……我承认这件事情让我很伤心,但是,我不会因此就会喜欢你,请你……”我听见了抽泣声,我抬起头,那个年轻的男孩在哭。“昭昭你知道吗我有多么爱你,”他的声音颤抖着,“每天晚上我都能梦见你……我每天都要抽烟,喝酒,我做不到不爱你,真的,昭昭,我不要求你爱我,因为,我会娶你。”他顿了顿,声音好坚强,“是的,昭昭,我会娶你的。”那是一生中,我第一次听见一个男人跟我说会娶我,我的眼里已经有泪在盘旋了,可是一辈子有那么长,我害怕。我还是回身离开了场。身后,江安坚定的声音传过来:“昭昭,不管怎样,我一定会娶你。”那声音在月光下飘荡,直到许多年后,许多次午夜的惊梦中,我都还能看见那晚苍茫的月光。

    日子重又回到了从前。我每天学习学习再学习,可是已经不再有什么事情能够引起我内心的一丝波澜。感觉自己像是一只瘦弱的苍白的苍老小船,搁浅在岁月的岸边,不再有什么东西能够重新带动我回到青春。只是,每次遇到苑文的时候,我都要笑,轻轻地在我的唇边恰到好处地绽开一朵微笑的花,像是在暮秋的清晨被露水打湿,残延着等待冬天。直直地与他擦肩而过,我不回头。

                   

    高考揭晓后,我得知,苑文考得极低。我是在那年的八月看见他的。他背着书包和行李,站在校园的路上向我告别。“你要去哪里?”我慌了,我无法再掩饰自己的平静了。“回老家山里。”他的神情落寞,“昭昭,你会笑我,我失败了。”我站在原地看他走过我,走出我的视线。八月的阳光突然那么刺眼,我伸出手来挡住眼睛。

    又是一年过去了。我考上了苑文向往的大学。蔻子在同一座城市的另一个大学,并且她说,江安也在我的那所大学。“江安这几年,暗地里下了不少苦工夫。”蔻子和和我坐在八月的窗前,外面的有很好的阳光。我有意无意地听着,思绪游荡在某个空间里。蔻子突然哭了,“昭昭你知道吗,江安喜欢了你那么长时间,我也喜欢了他那么长时间啊。”我笑了,这么些年,苑文,我,江安,蔻子,追的追,逃的逃,这算怎么回事啊?

    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江安的追求公开化了。对于他,我不再想逃了,我已经累了。

    那天我过生日,蔻子过来看我,我们坐在一起吃饭。校园里回荡着音乐。然后是一阵祝你生日快乐的歌,我想,今天谁和我同过生日吗?接着,就在我们都埋头吃饭的时候,扩音器里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昭昭,今天是你的19岁生日,祝你快乐,同时我也要告诉你:我爱你!”那一瞬间,蔻子的勺子掉了,我听着身边的校园沸腾起来,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了。我想,我应该做一个决定了。

    我很快地搬到了江安租的房子里,迎着各种各样的目光。在一起的日子是简单白癜风治疗需要多久的平淡的。我们每天一起买菜做饭,吃饭,然后上课,下课,回家,有时我想,要是真的这样过一辈子,又会怎样?

    但是我的父母知道了。他们一向端正,他们和我断绝了关系,并且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江安的家庭倒是能支持两个人的开销,可是他们不许儿子过这样的不明不白的生活,他们要求他和我分开。我们的生活像是被巨石砸中了一样。江安开始回家晚了,并且从不当我面抽烟的他当着我的面吞云吐雾。

    又一天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3:00了。“江安,”我看着醉醺醺的他说,“我们谈谈好吗?”“谈什么?”他醉眼朦胧地望着我,突然说,“昭昭,你爱我吗?”我一下顿住,这么长时间来,我从未想过这个问题。“问这个干什么?”“你回答不出来是吗?”他大笑起来,“那么我告诉你,我不爱你。”“你喝多了。”“没有,我清醒得很,”他接着笑。我转身想走开,他抓住我,一把捏住我的下巴,说:“叶昭昭,你告诉我,你十四岁的时候是多么美丽啊,可是现在为什么这么老,老得我都认不出了?”“你什么意思?”我直视着他。“我的意思就是,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我停住挣扎,“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的声音冷静得让我自己害怕,“为什么你那天晚上还说会娶我?”他停了停,“当时年纪小。”我的脑中有5秒的空白。我拉开门,走到街上,迎着一辆呼啸而来的车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哪里凉快  

GMT+8, 2019-7-24 12:45 , Processed in 0.59391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