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师挂靠价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2|回复: 1

智破谷种窃案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帖子

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
发表于 2018-8-17 14: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我1975年在永川县兴龙公社当知青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当时我任生产队的政治队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帖子

7

积分

实习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7
 楼主| 发表于 2018-8-17 15: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1975年在四川省永川县兴龙公社当知青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当时我任生产队的政治队长。    大年初三一早,生产队保管员刘英发现保管室靠墙堆放的谷种中间凹下去一大块,顿时大惊失色。她猛然冲出大门,边跑边喊:“保管室被盗了,快来人啊!刘队长,保管室被盗了!”    不一会儿,保管室的门口聚集了生产队的大人小孩一百多人。刘队长和几个队干部仔细检查了现场和周围的情况,认定谷种确实被盗了,估计在500斤以上。盗贼没进保管室,是从外面用利器把一尺厚的土墙凿了个洞,让谷种顺着洞流出去的。  •刘队长马上召集生产队的几个干部开会研究,我因为回城过年不在队上,否则也许就不会发生下面的闹剧了。因为这“政治队长”是  “文化大革命”的产物,相当于部队的政治指导员,加之我又是知青,我的意见生产队的干部、社员都是比较尊重的。队委们分析案情后认为,盗贼就是本队的人,因为他熟悉保管室里面的情况,知道谷种放在哪个位置,且知道过年这几天保管室无人守夜。另外,保管室处在整个大院的中心位置,就像磨盘的磨心,四周全是社员的住房。整个大院大狗小狗共计13条之多,而这几天晚上大家都没听见狗叫;如果是外边进来的盗贼,院子里的狗肯定会发出叫声的。    妇女队长愤愈地说:“这个盗贼真是心肝烂透了!这被盗的谷种就按500斤算,也要值500元钱呀!更主要的,马上就开春了,到了播种时,你即便花大价钱也买不到谷种啊!我建议,挨家挨户地清查,一定要揪出这些坏家伙!”刘队长想了想说:“这办法不行啊!白毛猪儿家家有,社员们虽然缺粮,但是32户人家真正断粮揭不开锅的毕竟只有少数几户。再有,最关键的是,余粮多的不一定是盗贼,余粮少的不一中丈归冷麟啊!”刘队长的诀阵申。、,奋案相书_一叶沁个士音    队委兴发大爷说:“是啊,黄谷这东西家家都有,不像打米机只有生产队才有。我看还是另想办法吧!”刘英这时说:“兴发大爷,你老人家见多识广,给出个主意吧,怎样才能揪出盗贼呢?”    兴发大爷“嘿嘿”一笑说:“年前,我在山湾村女婿家亲耳听说了这么一回事:他们生产队有一家人突然丢了几十元钱,那家人一没报案,二没请公安,只是找了北山坪的一个外号叫‘云南教’的人‘抹光’。这‘抹光’好比我们这些地方的‘烧蛋’、‘观花照水’一样,但比这些名堂灵验多了!经他一‘抹光’,不出3天,偷钱的贼肚子就要痛,痛得遍地滚,打针吃药都不见效,最后只有乖乖地悄悄把钱丢回别人家里。听我女婿讲,这个‘云南教’回来不到两个月,找他办案的人还不少哩!”  一兴发大爷说完,队委中有几个人居然表示赞成。该刘队长拍板了,一刘队长心中在盘算,假如不信迷信,盗贼也没办法揪出来,倒不如试一回,万一“缺牙巴咬虱子”,又咬准了呢!于是,他和队委几个人商定,这事儿要绝对保密,由民兵排长和会计二人去找  “云南教”。    民兵排长和会计二人肩负着生产队的使命,找到了那位神秘的  “云南教”。“云南教”收了他俩相当于现在上千元的50元钱,做I“抹光”。民兵排长二人将“云南教”给的“神水”装进军用水壶里,回村以后,马上找到刘队长汇报。会计是最信迷信的,他兴奋地告诉刘队长说:“那‘云南教’好神哟,当着我俩的面,用神水一浸泡上面什么也没有的一块白布,布上马上显现出一个男人的影子来。而且他知道这人是谁!”刘队长急切地追问:“他说没有,盗贼是谁?”民兵排长说:“是哪个人他不肯说,因为他怕盗贼事后找他拼命。不过,他说,只要把泡这块布的‘神水’摆在案发现场,不出五天盗贼就要闹肚子痛,任何医生都治不了。一”    几个人马上来到保管室,把“神水”放在被盗现场。为了万无一失,又安排人24小时轮番守在屋檐下,还找来3把锁将保管室锁上,钥匙分别由3人保管。    殊不知,接连两天,全村没有任何人发病,只有几个小孩喊肚子痛。但那是过年胡豆花生吃多了,消化不良给闹的。    初六上午,终于有人发病了,谁也没有料到,这人会是民兵排长!刘队长闻讯,急忙来到民兵排长家。只见民兵排长躺在床上滚来滚去,可他嘴里还在呻吟“冤枉,我冤枉啊”!他老婆田二秀说,已经先后吃了6止痛片了,仍不见效。刘队长听了,心中也有些慌乱真怕像传说的那样时间长了闹出人命。于是,刘队长果断决定:一赶快送医院抢救!”    民兵排长被生产队的几个年轻小伙子飞快地抬到公社医院,病情很快确诊了,原来是胆道姻虫,难怪痛得那么厉害。经过打针吃药,民兵排长的肚子不再痛了。刘队长又愁开了,这盗贼到底是谁呢?    初七上午,我从城里乘车返回了生产队。刘队长马上来找我,讲了这件事情前前后后的经过。刘队长告诉我,这“神水”在明晚之前都还有效。我听了不禁一笑,说:“刘队长,哪有什么神水仙水的,这种‘抹光’,完全是江湖骗子的鬼把戏。”刘队长说:“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不让上面知道这个案子。要是让上面知道了,肯定挨批评,因为我们没安排人守夜。我看.把这两天坚持过去再说吧。”我见他执迷不悟,又说:“你说这  ‘神水’在案发后5天内有效。那么,刘队长我问你,这保管室究竟是哪天晚上被盗的2真正是初二晚上吗?如果是初四早上才发现,又可以认为是初三晚上被盗的了?初一晚上、除夕晚上呢?”    听了我这番话,刘队长一时膛目结舌,但仍然是不以为然的神色。我于是又说:“刘队长你信不信,我也会’抹尤‘?’’刘队长惊诧地说:“你也会,不可能吧?我听说那‘云南教’修炼了十几年哩!”我说:“这样吧,下午我到你家来,现场表演给你看,保证让你心服口服。记住,一定叫民兵排长和会计二人也来看!”刘队长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下午,我来到刘队长家时,民兵排长和会计二人早就到了。我与他们寒暄了几句,便从身上拿出一块白布对大家说:“我今天让你们见识见识这‘抹光’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把白布打开,给三位看了看说:“你们看,这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等会儿我用‘神水’一浸泡,它也会显出你们几个人的身影来。”刘队长几个人都摇摇头表示不相信。我说:“你们先别摇头,等会儿就明白了。”说完,我从洗脸架上端过半盆水,然后从身上摸出一个玻璃瓶,将里面的茶色液体倒人洗脸盆,再把白布浸进脸盆里。两分钟后,我取出那块布说:“你们三个快来看,我比那  ‘云南教’更厉害,我连咒语都不用念,你们就显出了身影!”    会计把这块布拿到门口一看,可不是么,刚才明明什么也没有的白布上,显现出了三个男人淡蓝色的身影。这三个身影,分明很像他、刘队长和民兵排长三人。刘队长百思不得其解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会计也很纳闷地说:“这就怪了,你的手段为什么与  ‘云南教’的一模一样?”民兵排长也迷惑不解地说:“奇怪,奇怪,太奇怪了!”    我看着他们三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窘态,“哈哈”笑道:“告诉你们吧,你们都上了江湖骗子‘云南教’的当了!这哪是什么  ‘手段’哟,这只是一种简单的化学反应罢了。我事先在白布上用米汤画上了你们三个的身形,米汤干后,上面什么都看不见了。这种所谓的‘神水’,只不过是加了一点儿碘酒的冷水而已。”    这时,刘队长对我不假思索地对他们几个说:“刘队长,发动大家清查过没有?”刘队长面露难色地说:“不好清呀,这谷子几乎家家都有啊!”我摇了摇头说:“这不一定。我看,如果盗贼是生产队内部的人,可以挨家挨户地清查,我有把握找到盗贼!”其实,找出盗贼的办法,我在中午冥思苦想了一阵,心里已经有底了。    于是,刘队长马上召集起队委一帮人开了个短会,然后9个人一齐出动,挨家逐户地清查。而今是法制社会,但人室搜查在当时是很平常的事。清查小组接连清查了十多家,也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刘队长不由得看了我几眼,但我视而不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刘队长只好率领大家继续清查下去。当我们来到副队长汪仕福家时,只见汪仕福的卧室里有两个半人多高的大木桶,还有一个大木柜子。当时的农民全是在生产队分粮,各家各户都没有粮仓,就用这些木桶、柜子等家什装粮食。我走过去揭开大木捅盖板一看,一个空空如也,另一个木桶里也只有小半桶黄谷,不过百十来斤。我打开手电筒照了照,又弯下腰去翻了翻,兴奋地叫起来:“刘队长,你们快来看!”刘队长等人围过来,我从木桶的黄谷中捡出两块手指头大小的石灰块,其中一块上面还有一根头发。刘队长等人不解其意,茫然地看着我。我又丢了几粒黄谷在嘴里嚼了嚼,说:“我看这就是生产队的谷种!”刘队长突然之间像明白了什么,也弯腰抓了几粒黄谷丢在嘴里嚼了嚼,说:“嗯,对对,像,像!”    其他几个队委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我对大家解释说:“大家都知道,生产队保管室的土墙,里外都敷有石灰。盗贼用铁器把墙凿了个洞,他也许不会想到,那墙上的碎石灰块会顺着谷种流进他的口袋或是箩筐中!生产队分给社员的口粮,都是夏天在晒坝上晒干以后分给大家的,大家担回去就倒进木桶、柜子里了,哪来的这种只有墙壁上才有的掺了头发的石灰块?另外,社员家的黄谷,家家都像命根子一样爱护它,生怕受了潮不好打米,都封闭得严严实实。请大家抓过自家的黄谷来比较,自家的黄谷,从去年三伏天分回家来至今,仍然是一咬‘咔咖’响。而生产队的谷种,由于近半年来一直是堆在地上的,不怕受潮,所以也受了潮,是决不能与木桶、柜子里的黄谷相比的!”我说完,又兴奋地对大家说:“大家赶快找一找,还有几百斤藏在哪里!”    民兵排长来到猪圈,见角落里有一副新棺材。他走过去,弯下腰抱住一头使劲一抬,没抬起来。怎么这样重?他反而高兴了,用劲把棺材盖板一掀,呀,满满一棺材黄谷!大家一拥而上,又从棺材中的黄谷中找到了大大小小十几块石灰块,正是保管室墙壁上的!    大家走出来,只见汪仕福已经瘫坐在阶沿上,脸色煞白!后来,据汪仕福交待,近600斤谷种是他带着两个儿子共同偷盗的,作案时间是除夕的晚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哪里凉快  

GMT+8, 2018-10-24 01:55 , Processed in 0.7941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