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师挂靠价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回复: 0

“拓展”信任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802
发表于 2019-7-12 03: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快餐的年代,物欲横流的世界,很多很多的时候,我们习惯于这样称呼周边的环境,渐渐的也就让自己开始相信,我们身边的世界已经少了很多的温暖和快乐,匆匆是路人的脚步,也是路人的心态,很多时候,一杯清茶,一手花香的日子只是留在风里的记忆。只是当不小心想起的时候心头会会暖暖的温馨和沉重的失落。却也只是叹息一声,也只能让心思丢在风里。

  因为平时不喜欢暴露在阳光下,不喜欢让自己日渐苍老中的纹络赤裸裸地呈现在别人面前,也不喜欢让自己静如月光的心情放在阳光下暴晒,所以如果可能的时候,更喜欢独自留在黑暗中,看世界,想心情。

  只是如果是集体必修的活动,那这些不喜欢也只能放在其次,会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和尚”。

  班内安排了拓展训练。拓展,起源于一个美丽而残酷的传说。

  二战时,大西洋上有很多船只由于受到攻击而沉没,大批船员落水,由于海水冷,又远离大陆,绝大多数的船员不幸身亡了,但是有很部分人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磨难后终于得以生还。而令人震惊的是这些生还的人不是想象中身体强壮的小伙子,而多是一些年老体弱的人。经过长时间的调查研究之后,人们发现:他们的存活更有赖于良好的心理素质,他们坚信一定要活下去,于是凭着强烈的求生欲望而生存下来。当时德国人库尔·汉恩提议,利用一些自然条件和人工设施,让年轻的海员做一些具有心理挑战的活动和项目,以训练和提高他们的心理素质。二战结束后,出现了一种叫outward bound的管理培训,这种训练利用户外活动的形式,对管理者和企业家进行心理和管理两方面的培训。培养参与者“多一点勇气与自信、多一点理解与沟通、多一点进取与互助”的团体精神。

  听故事很好听,可是真的开始训练的时候才发现,一切真的好难。

    

  信任背摔

    

  “你们相互都熟悉吗?”教练专业地询问着我们十五个队员组成的小组。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除了一两个从同一单位来的外,其它人都只是最近一两周才聚拢在一起的,大家一起不约而同地轻轻摇着头。

  “那你们就相互熟悉一下吧,从第一位开始自我介绍,第二位以后先介绍你前面的同志,最后再自我介绍。”如此一轮下来大家都笑了,这样强迫记忆还真的有效,如此两三个来回后,大家还真的可以一下子呼出队友的名字了。

  “现在按个子的高矮自动组成两人一组,相对站立,分别伸出右腿跨前半步,半弓,脚心相对,手心向上平伸出双臂,右手压在左手上,搭在对方的右肩头。”看着还算整齐的队伍,教练略为指点后满意地点点头。

  “现在看下你们身后的高台,每次会有一个队友从那里背向你们摔下来,你们要全力接住他(她)。”教练高声嘱咐完后转身上了高台,一转眼之后声音已经从我们的头顶飘然而下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及至我站在高高的架子上后,终于充分支持这句话的道理了。低头看着队友们用力仰起的面庞,刚才在台下喊得高高的声音却开始变得那么的不真实,用力给自己鼓着勇气,可是腿却那么不自觉地颤抖着。背对队友站定,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三、二、一”后,身体平平在向后倒去,同时感到教练的手也轻轻地放开了,天,用力地想挣扎,可是手被绑得死死的。只一瞬间,身体已经重重地砸在台下队友们的胳膊上。

  “天,你也不轻啊!”队友们戏谑地笑着。

  “为什么开始很标准,后来突然放松了?”队友超是受“伤”最重的一个,歪着头看着我。

  “我…”我的脸红了。人在最危急的时候习惯于本能地去抓住身边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就如同我在离开教练双手后的第一个动作便是想伸开双手去抓的习惯,但当双手被缚无法动弹的时候,便直觉地改变自己的着力点,便出现了屁股向下突出的孤度,下意识间用屁股厚厚的肉肉抵挡一下外力的冲击吧,而力道便重重地压在了那组队友的胳膊上了。想想。也许救生员救人的时候最想做的就是把被救者打昏也是这个道理吧,打昏之后变不会再有那么多的本能了。

  哎,本来想像中很完美的动作却因一瞬间的发晕而功亏一篑了,想想,好糗,好像无关信任,却又好像真的与信任相关呢,如果心下就坚信摔不到自己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了。

  后来,当大家总结的时候,曾感慨地说:最爱我的人却被我伤害得最深!队友们多与我状况类似,都颇有同感地哈哈大笑起来。

    

  生存岛训练

    

  生存岛训练,顾名思义是一个个孤岛,十五人的队伍被均分为三个小分队,眼看着教练带了第一队人马离去了,充分抓紧时间,一屁股坐在地上,揉着酸酸的医院刘云涛分析发病的常见因素大腿,无助地看着亮闪闪的大太阳。

  不一会,教练返回,给第二小分队每人配发了一个黑色的眼罩。

  “做什么用?”有人询问着,却没有声音回答。

  “哎,再看一眼这美丽的世界吧。”一位老兄无奈地嘟囔着。

  “第三小队扶起左手边的第二小队的同志。”教练简洁地命令着。

  哦,那是指我们了,轻轻扶起身边的梅,一边走一边逗她:你完了,今天你的一切只有交给我了。

  说着笑着向山上进发,并不错时机地从身边经过的树上摘下一枚酸枣塞进梅的嘴巴里。

  “啊,好酸,哪里的?”梅惊叫着。

  “别叫,不是为了让你熟悉地形吗?”开着玩笑继续前进。

  拐过弯,第一小分队已经乖乖地站在三个小岛中的第二个上面,微笑地看我们,却一言不发。安然地把第二分队的五人送到第一个小岛,我们被分配到第三个小岛上。

  “这是你们的任务。”教练刻意压低声音,故作紧张地偷偷递给我们一张纸。

  接过,上面清楚列着三件事。第一件事:利用岛上所给器材制作个降落伞,松开手可以坚持二秒钟。小事一桩,随手递给身边的男士。

  第二件事:你们是一条船上的朋船员,现船已触礁,一部分人被冲到了哑巴岛(第二个岛),另一部分人被冲到了盲人岛(第一个岛),你们要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你们现在所在的珍珠岛上来,只有这个岛是可以生存下去的。抬头看了下另外两个岛的“难”友们,明白了为什么第一小分队只微笑不说话,而第二小分队要蒙上双眼了。

  第三件事:给你十五样东西按生存需要列出来。指南针、淡水、食物、一个救生圈…余下的四个人七手八脚地一边准备排序工作,一边认真地把全篇文字看完了。

白癜风移植手术要打 你们身边是激流,有没有白癜风治好的护理措施只要掉下岛去就会被冲到盲人岛。

  就在我们五个人的忙碌中,第一小分队的“哑巴”已经开始了“涉水”救援工作。

  周是个个子矮矮却冲劲十足的队员,“涉水“到了盲人岛的第一件事就是拉起盲人队员中的军往回赶,可是不知道教练偷偷告诉了盲人队员什么秘诀,任凭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军还在原地纹丝没动,没办法,周一下背起高出自己一头的军往回赶,却被教练制止。眼见着几位“哑巴”与几位“盲人”拉拉扯扯,我们这个小分队却无可奈何。

  再看看你们的工作!教练回过头来高声冲我们叫喊着。

  再看看,降落伞、排序都已经完成了,救人却如何救呢?大家面面相觑。

  “反正有一个救生圈,金,我们把你丢下去吧,反正你会冲到盲人岛,去帮助他们吧,大不了被教练哄回来。”超半开玩笑地说着。

  “好!”金仗义地一拍胸脯,快速离开本岛向盲人岛进发,只是,咦?金怎么拐弯去了哑巴岛?没容分说,教练火眼金睛,一下子把金罚出了场。完了,牺牲了我们的救生圈了,哦,不,牺牲了我们一个有力的队员了。于是余下的四个人只好安心地坐下,着急又好笑地看着各位“哑巴”拉着“盲人”们把几个球丢进筐内,这才搭起浮桥,搀着“盲人”回到“哑巴”岛。看着他们安全地着陆我们也是大大地松口气。

  “哦,那是怎么回事?”盲人岛上,“盲人”董却死死地抓着树干,口中念念有词地嚷着“我要球”,脚下就是不肯挪动半分。急得“哑巴”岛上的众弟兄围着董一个人转来转去地比划着却苦于无法表达,而董的双眼被蒙着根本就无法看到什么,仍然固执地坚守着自己孤独的阵地。

  终于,“哑巴”陈想出了办法,把架在哑巴岛与盲人岛上的浮桥调来架在我们珍珠岛之间。急得我不等桥架稳就窜了上去,几步到了盲人岛,拉起董的手相询着:“教练交给你特殊任务了吗?”董显然听出了我的声音,放心地回答:“没有”(还好,咱的可信度还是可以的)。

  “那你要球干嘛?”我再问。

  “没用啊,我听到他们都有的。”这也比啊,我笑了,拉起董的手,“好了,走了,咱回家了。”这次董放心地把手交在我的手上,小心翼翼地从独木桥回到哑巴岛。

  可是却又出了岔子,诸位“哑巴”却说什么也不肯放弃他们栖身了半个小时的岛屿与我们到珍珠岛上去。

  “怎么回事?”我瞪大眼睛询问着。诸位“哑巴”无可奈何地一耸肩膀,把手上的任务书交到我的手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他们的任务:把盲人岛上的“盲人”救助到你们所在的哑巴岛上。

  “真死心眼!”心下暗笑,赶紧开口告诉了他们原委,顺利地把全班人马带到珍珠岛上。

  教练开始总结了:其实生存岛就是模拟你们的工作环境。“盲人”是基层工作者,他们两眼一摸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能做,只能被领导着;“哑巴”是中间层,他们可以做,可以听,却没办法说出来;而珍珠岛上的是最高层,能看能听能说,而你们却在做什么?人命当前,降落雨伞,排序是重要工作吗?你们就因为被大量的信息量混淆了思维,不能及时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不能果断地开展救人的工作。

  “我们派人了,不是被罚下场了吗?”我们小声申辩着,却没有人好意思大声说出来。。

  “只是,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董抓着树不放呢?”终于有机会问出自己的疑问了。

  “因为教练告诉我们身边都是海盗啊,而他们一上来就又拉又扯的,我们还真以为是海盗呢。”董也是一脸的冤枉。

  “呵呵”众“哑巴”齐齐地苦笑,确实是一派哑巴吃黄连的味道。

   座中脸最红的却是我们几个非“哑”非“盲”的人,在一个单位中,如果为上者居其位却未能谋其事,那么中层和下层又能奈何?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类似于某些只吃俸禄却碌碌无为之士。

    

  太阳西斜时,我们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回程中已听不到来时的兴高采烈,车箱内静悄悄的。

  曾几何时,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是我们的传统美德,而现在却必须在有第三者作证的情况下才可以实施,这是法制的进步,却是人咳嗽会帮你喷出许多病心的悲哀,遇到别人最危难的时候还要清醒地考虑伸手或不伸手,这是不是与人的本能?在今天的游戏中,如果某个人在别人倒下高台的一瞬间抽回自己的肩膀,如果只袖手冷眼看着别人为生存而努力,那么,受伤的就不只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更多的是一群人的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哪里凉快  

GMT+8, 2019-7-24 13:18 , Processed in 0.62267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