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师挂靠价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回复: 0

七夕,在流年的故事里永恒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4769
发表于 2019-7-12 03: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神话的世界里,一袭月光顺着银河星汉的长廊倾泻而下,我分明看到了他的眼睛与她的心灵露珠般地重叠。我知道,那些花开月圆的日子,永远是你们生命中最美的时光,她不仅镌刻在你们心的扉页不曾忘怀,她还挺拔在人世间所有阴晴圆缺的时光背后,开出了万世传奇的绚烂花瓣。她更唱尽了红尘免费送光盘活动中那些扑朔离的幸福笙歌,在流年的故事里散发着惊艳的芳香,成就着亘古的永恒  题记  一烟花易冷,负你一世红颜
孤城长夜,冷月清圆。  城角的庵堂里飘来了一曲幽泣的古筝。将军一身甲胄,静静地站在她的身后聆听完这首《普庵咒》。将军明日就要出征了,他知道这次的出征没有归期。连年的战火,无止的杀戮贯穿了将军的半生,为了保护这座城和这座城里的百姓,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他必须出征,尽管那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征战。  她懂将军,她知道他不能属于她一个人,他是全城百姓的希望和唯一的救星。  她站起身来,久久的凝视着他。她的眼里没有眼泪,只有柔情,她说: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我等着你。  将军沉默了良久。他的目光不敢看她,他说: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娶你。她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揪心的疼痛和一股温暖的感觉交相纠缠般地涌了上来,她懂得,他的承诺太难了。眼泪终于无法抑制的夺眶而出,她扑向他的胸膛哽咽着说:一定要活着回来,我等你,永远等你回来娶我,好吗?将军闭上了眼睛,他搂住了她,缓缓地说道:我,一定回来,一定回来,一定回。  他吻着她的额头,冰凉。如水的月光拉长着他们长长的影子,这是这年七夕的夜,静寂如空。  
寒风在孤夜里拂过天边最后的一丝黄昏。她踟蹰在城角边的那株古树旁,数着古树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岁月蹉跎,韶光易逝,当年的红颜少女已被岁月的流沙侵染成了满脸沧桑的妇人。此刻,尽管时光瘦了,生命瘦了,她的心却始终无法瘦了,尽管她在无尽的忧伤和思念中已经老去。  许多时候,她徘徊在孤城破败的街道上;许多时候,她一个人弹着那首《普庵咒》,默默地祈求着上苍保佑他的平安归来;每一年的每一个七夕,她都会来到庵堂,静静地跪在冰冷的佛像前一次次的祈求;每一个悬月的夜晚,她都会痴痴的望着天边的冷月,一次次的回忆他出征前的那个夜晚,喃喃地念叨着那句等我回来娶你的承诺。  原来,人的一生真的可以为一人老去。就是这样的一个承诺,他已经走不出她的心里。  
年轮在岁月的更迭中翻转  又是一个七夕的夜,他终于逃回到了孤城。他带去的数千孤城士兵已经全部战死,只剩下了他一人,他无法面对孤城的父老。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从死神的魔爪中逃生,尽管他千万次的想回到孤城,却始终无法突过敌军的封锁,他千方百计的逃躲敌兵的悬赏锁拿。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无论如何要活下去,要活着回到孤城,因为那里守候着他的一个承诺,守候着一个女人,一个等着他深爱他的女人。  连年的烽火,长年的流离,曾经繁华的孤城已经倾圮不堪。他找遍了城中每一个角落,问遍了每一个行过的路人。人们都摇头不语,谁也不知道他要找的她身在何处。  他找到当年的庵堂。终于在住持的黯然中,得到了她的消息:她已经死了,在他回来的前一年的七夕之夜。她活着的时候,每一年的七夕都会在城门边守望着,似乎在等什么人回来。平常的日子,她还会经常到庵堂来上香祷告。她常常守候在城门的古树下,只要见到打从外面来往的人,她都会冲上前去发疯似的向人打听有没有见到归来的士兵。直到最后几年,人们都把她当成了一个疯女人。她死的那个晚上,那个七夕的晚上,人们听到了一阵又阵幽怨、怵心、时断时续的古筝声,伴随着一个女人低低的啜泣。那天晚上,月光格外清冷。
这同是一个七夕的夜,没有月光。  天空开始飘雨,纷飞的雨花洗涤着俗世的凡尘。他仿佛在那一瞬间失去了灵魂。他佝偻地转过身子,默默地,默默地一步一蹒跚地,走向雨中。寺院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叠叠荡荡,穿过了飘飞的雨,远远地传扩了开去。层层幕织的雨,似乎下的更大、更乱了  历史无法转身,岁月无法重来。烟花易冷,烟雨纷繁,负了你一世的红颜,我只能把诺言镌刻在你的碑石上,祈望在轮回的来世里屹立成我们不倒的山崖。此后,残灯下的枯笔写在书卷上的不是佛经,而是千年难以还尽的情缘。七夕,到底还是寂寞了你苦守的孤城。那一曲古筝,永远地飘荡在了天上人间。  时光如碑,我已沧桑。
二七月泉七夕草
也许,陌陌红尘,没有人会握得住曾经,那些流逝的爱情历经了人生的千回百转,在流年过往的七夕枝头迎风摇曳,仍可,嗅得丝缕心香  她与他都是南方某大学的学生。那一年,他俩相约一同报名参加了环保志愿者,一同走进了安睡中的美丽寂寥的可可西里。  可可西里,因高寒缺氧被称为生命禁区。  她被分配到了人比较多的藏羚羊观察站,地名叫做七月泉。据当地人传说,这股泉水每年只【从心出发·为爱奔跑】 中科520奥林匹克公益爱心马拉松即将开赛有在七月最炎热,雪山融化的时候才会流出潺潺的泉水,泉水甘冽清甜。可是传说终归是传说,七月泉倒是一年四季泉水不断,她每天都会去七月泉边洗头洗脸。  他却主动要求,安排在了条件非常艰苦的陀陀河观察站。巍峨的雪山下面是茫茫的戈壁滩,光秃秃的丘陵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得分外刺眼。观察站只有干净整洁的一顶帐篷,给人最强烈的感觉是空,还有冷。  进进帐篷里面,除了床,什么也没有。潮气和寒气直逼人的骨髓,让人难以想像在最低温度零下40摄氏度的可可西里,这样的条件该怎么去生存?怎么去生活?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因为条件艰苦,他们无法通手机,也没有通讯电话。最快乐最开心的日子,是他每次到她那里去汇总报表。那时,他总会给她讲许许多多的趣闻。他每次总是讲的眉飞色舞,她听的兴高采烈。他从来没有跟她提过一个苦字.而她却从别的同伴哪里早己得知陀陀河观察站条件的恶劣。她知道他怕自已担心,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为他们一次次的离别,准备好一切,并把离别后对他所有的思念和所有的工作生活细节,写成一本本的日记让他带回去。
有一次,他们来治疗白癜风的多不多到七月泉边,她洗头,他帮她淋着泉水。对面的雪峰银光闪烁,远远望去,犹如浮在云天之上的水晶雕塑。  他说:夕儿,你真美。就像这雪山的名字阿尼玛卿!她抿嘴轻轻地嗔笑道:啊哟,你取笑我呢,我可不是老爷爷。他也笑了起来:是啊,阿尼玛卿是先祖老翁的意思。不过你知道吗?它还有另外一层含义。  她拂了拂柔软的秀发,望着远处的雪峰,轻轻地问道:什么含义?美丽、幸福和博大的含义。夕儿,再过几个月,我们的任务就完了,回去了你就嫁给我好吗?我要给你世界上所有的幸福,就像这雪山的名字一样,美丽的你嫁给我,我们一起幸福快乐的生活,直到永远、永远。  她红着脸,捶了他一下,说:你看这七月泉的水多清啊,它就这样一直流下去,流到你所在的沱沱河,再流到长江,流到我们的故乡。我的心就像这泉水一样,早就流到它该去的地方了,你懂吗?  他懂。他轻轻拉起她的手,放在嘴唇边吻了下。夕儿,七月泉有个七字,和你的名字加在一起,不刚好是七夕吗?对了,再过几个月,应该就是七夕了吧?那个时候,我们的任务也完了。我们应该好好庆祝下七夕和我们任务的完成,你说呢?还有,我发现了一种很美的草,会开细小的淡淡的花,总是伏在石缝中躲避着风雪的的侵扰。我下次一定给你带来看看,你取个名字吧。  夕儿笑道:那就叫七夕草吧。  好名字!就叫七夕草,七月泉、七夕草,多美的名字。  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爱恋着。他们在最艰难的环境里,苦苦地守侯着那一份真情  七夕快到了,她憧憬着与他见面后的情景,憧憬着他们在七夕的夜里,在七月泉边,一起看玉兔东升,看海岛冰轮,听泉水叮咚,说牛郎织女,说七夕草  她掐着指头计算着七夕来临的天数。  
七月泉观察站第一次涌来几辆小车和很多领导,她自来到这里也是第一次看到。那天的阳光是那样刺眼,明晃晃的,照在雪地里,睁不开眼睛。  她怔怔地望着这些不熟悉的人。一位领导拿出他全部的东西,包括一个栽在牙缸里的一株小花,默默地放在她的床上,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嘴唇颤颤地动了几动,已听不清领导在说什么......只觉得那颗明晃晃的太阳刺痛得已不仅仅是她的眼晴,更是她的心。  他牺牲了,牺牲在收集资料的路上。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汇总,之后他俩便可将资料移交给下批志愿者,他们俩可以双双返回温暖的家了  她,昏了过去  七夕草的花朵,在阳光照耀下,挺拔地开得鲜艳灿烂、娇艳夺目。  这是牺牲在可可西里的第一个自愿者。
生命因岁月而彰显意义,岁月因爱情而存有感动。若说,流年是生命跨越延伸的一种过程,那些飘零在岁月中不舍的爱恋,却犹如浪淘未尽的风沙,在天涯相伴的地方,坚守着令人窒息的沉默与永恒  日出是思,日落有念。那些关于七夕的故事,伴随着浩瀚的历史长卷,在岁月的流逝的指缝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氤氲心底。陌上东隅逝,桑榆照归人。每一对因爱而聚因爱而别的有情人,都是七夕的精灵,是牛郎织女闪耀天际、魂飞人间的化身。此刻,你们从时光的深处走来,纤指生风,流水行云,洁心滴翠,梅魄兰魂。你们用心灵谱写着相知相伴相守的圣洁与静美。  七夕的些许故事,让我们感动、悲喜、陶醉;让我们明白,爱是在日日夜夜的厮守里,用真情培育出那澄澈无暇的执着与温暖。那种生死不离,那种执着不弃,已经刻入了我们千年轮回的记忆中。此时此刻,爱在人间天上,爱在浪漫红尘。  爱,永恒。      新定标准更要进行了解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哪里凉快  

GMT+8, 2019-7-24 12:45 , Processed in 0.5265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