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师挂靠价格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那些日子 六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638
发表于 2019-7-14 18: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日子 六
  

  那些日子 六

  ——执着

  

  

  六

    

  接下来的两天里,高强走访了里源组和西疙瘩组,各组的情况大致差不多,这两个组的人比松树组的人少,也许是干部去的少的缘故吧和松树组相比这里的村民对待干部客气多了,在和村主任李伦的谈话中高强感觉到了这位年轻汉子的真诚与热情,只不过他对这次的收税认为也感到很头疼。高怀立通过和其他包村干部联系了解了其他村的税收征收情况,和他们这里也差不多,高强重点问了一下西塬村的征收情况,这是他包的另外一个行政村,听西塬村的包村干部讲也不是很理想,高强心里确实有点着急了。

    

  不知不觉三天转眼就过去了,这天高强把他们重新召集到支书家里开会,督促进度,里塬组、西疙瘩组、松树组村干部个个喊头疼,说他们的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可村民就是不交,这几天每家每户他们最少的都跑了三次了,多的有四五次的,大部分群众都在观望啊,看能不能躲过去。截止现在,里塬组征收了大约50%,西疙瘩组大约30%,松树组17%。这种情况使高强很不满意,他盯着王世杰问,你是村支书,收到这种情况,你说咋办,我还有其他村要去呢,总不能就守在你们一个村吧。王世杰说难啊。现在的村民顽固的很,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样,我们成立一个征收小组,由我负责,支书主任参加,负责征收村中抵触情绪最大的1-2户,一定要打开局面。”高强把自己和高怀立一起协商的办法说了出来。

    

  “等征收小组把这些户的税款收上来了,你们借这个气势尽快把其他的收起来,能不能做到?”

    

  几位村干部这时七嘴八舌的说,行,我们村就那么几户抗住不交,其他人就看他们呢,如果把这些户的收起来了,估计其他人也不敢不交。

    

  高强让他们分别列出了村子里最难缠的几户的姓名,每个村仅限2户。随后高强仔细了解了这些户的情况,还好,这些户大多是有能力缴税款的,就是仗着自己在村子里有点势力想抗住不交或少交一点。至于个别特别困难的也没有办法,乡上的要求是一分不少的全部收上来,总不能自己给这些户垫上吧,这年高强的月工资也只有400多元。

    

  “对付这些户要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所以我们要把到时候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尽量的想周全一些”,高强说。“王支书,李主任到时候你们两个主要唱红脸,要看好时机,不要让事情发展的不可收拾,你们是这个村的,唱白脸可能有困难,唱红脸没有什么困难吧”王世杰和李伦急忙点头无花果和白癫风是否有关系啊答应。“怀立,咋们两个唱白脸,到时候你看我的脸色行事,但要记住一点不能把事情搞的太大,谁知道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乡上管不管我们。”怀立有些发愣的点了点头,他也不知道高强想干什么,想采取什么方式。高强确实想采取一些强硬的办法,因为税收到这种程度如果再不想点办法,有可能真的要落在全乡的后面了,这对他刚到穿耳乡工作很不利。

    

  中午的时候,高强、高怀立、王世杰、李伦、龚天宇走进了松树组村民刘榜民的家里。走进院子的时候高强注意了一下,院子里停放着一辆手扶拖拉机,两头黄牛在牛棚里正吃得津津有味。刘榜民今年四十多岁,长的五大三粗,全家有六口人,两个老人都六十多岁了,还有两个儿子,一个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回家种地了,一个现在正在上初中。刘榜民坐在灶台边的一个小方凳上,看到高强他们几个进来,黑着脸,一言不发,两个老人给王世杰和李伦打了个招呼,也躲到隔壁的窑洞里不出来了。高强给高怀立使了个眼色让他说话。

    

  “老刘,我们是来收今年的农业税和三提五统的,你们家总共是237.8元。”高怀立坐到炕头上对着刘榜民说,然后他指了指龚天宇,“你给开票吧”。

    

  “没钱,票开了也没钱”,刘榜民看也没有看丢过来一句话。

    

  “老刘,农业税是国家每年都要征收的,这你也清楚,到哪里也都一样,我们也是为了工作,请不要为难我们好不好。而且我腹部的白斑们村已经有一些村民交了。”高强向刘榜民解释。同时示意龚天宇拿出交了的村民的缴款收据存根让刘榜民看。

    

  “我不看,他们交是他们的事,人家有钱,我家里这么多人口,就那么点收入,给了你们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高怀立有点生气,质问刘榜民你种的是不是国家的地,你是不是穿耳乡和松鼠村的人,是,你就有义务交,而且我告诉你,你今天非交不可。

    

  “我也想交,就是没钱,要么你给我帮点,我马上就交”。刘榜民站起来向着高怀立说。“你也不要给我耍威风,要钱没有,要人六个呢,你随便挑”。

    

  王世杰赶紧说,“老刘,你咋说话呢,那么冲干啥。”

    

  高强也有些生气了,伸手指着刘榜民,你怎么是这么个人,这几天村干部好话给你说了多少,谁比你小辈么,每天给你说好话,还让你使脾气,我给你说今天你的税款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你少拿手指我,别看你是乡长,就是没有钱,你乡长怎么了,乡长就可以欺负人啦”,刘榜民对着高强说。

    

  听到这话,高强气的脸都有些白了。

    

  王世杰和李伦赶紧过去拉住刘榜民,“老刘,你咋说话的,这税款谁能少了啊,到底不是都得交么。”

  揭露便秘背后的隐患  

  “你们少给我来这套,你们那个都不是好东西”。

    

  “你说那个不是好东西,我看你才不是好东西”。高怀立也气的不得了。

    

  “你骂谁呢,你再给我骂一句”。刘榜民向高怀立扑了过来。

    

  高强向高怀立使了个眼色,然后他们都退出了窑洞,站在院子里,当刘榜民追出来冲向高怀立的时候侧面的高强暗暗伸出了脚,一下子就把刘榜民绊倒在院子里。刘榜民急了,爬起来抓起门前的一把钢掀就向前扑来,他的大儿子也扑了过来。王世杰和李伦急了,急忙扑过去一人一个拉住了刘榜民和他的儿子。老刘,你疯啦,是不是想坐监狱了,是不是也想让你的儿子坐监狱了。王世杰气急败坏地说。

    

  一句话提醒了高强,他拿出电话,没有按键直接说,办公室吗,你给书记说松树村的村民打咱们干部呢,让派出所的赶紧上来。

    

  “老天爷啊,你们干啥呢,打人啦”,刘榜民的父母从侧面的房子里扑来出来,他的妻子也从房子里扑出来往地上一躺嚎啕大哭起来。

    

  王世杰冲刘榜民的父亲喊,你死人啊,你们一家的日子是不是不想过了。

    

  “给我站起来”,高强脸色铁青的冲刘榜民的妻子喊。“见过难缠的,没有见过你们这样不要脸的。高怀立,你过来,去给我把拖拉机的发动着,今天你们不交,就是这台拖拉机了,我还就不信了,今天收不了你的税,我跟你的姓,我从你们这个村倒着往出走。”

    

  高怀立看了看高强,向拖拉机走去。

    

  王世杰和李伦赶紧把刘榜民拉到屋子里去了,龚天宇也使劲地把刘榜民的妻子拉了起来。刘榜民的父母急得不得了,眼看高怀立要开走拖拉机了,赶紧弓着腰跑到高强面前,我国庆礼赞·中科相伴们交,我们交还不行么。

    

  这时候王世杰和李伦也从门里出来了,给高强说,说好了,刘榜民愿意交农业税和三提五统款了。

    

  “说好了,交多少”,高强问。

    

  “237块8毛”

    

  “不行,罚款100”,高强脸色铁青的说。“你告诉他,派出所马上上来,再告诉他,就他这样,他儿子也不要想在乡中学念书了。”高强其实是在吓唬他,他哪有那么大的能量,把派出所和学校都管了。

    

  王世杰和李伦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高强真生气了,而且气这么大。

    

  刘榜民的父亲听到后赶紧说我们交,我们交,罚款也交。

    

  当高强他们从刘榜民家的院子里出来的时候,他无意中发现好多村民都悄悄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他暗暗吸了口气,如果今天没有咬牙,下一步的收款任务就更难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哪里凉快  

GMT+8, 2019-7-22 01:47 , Processed in 0.47397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